ht

离婚,请冷静?

2019-12-30 11:49


作者:沈万三老沈  来源:财经早餐(Femorning)

500

12月25日,新华社消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分组审议民法典草案,就离婚冷静期等问题展开讨论。

新闻一出,“离婚冷静期”作为热搜高频词汇,在至今的一周时间内,都高居热搜不下,民众讨论之势空前激烈。

什么是离婚冷静期?

简单地说,就是中国现行的“上午扯个离婚证,下午就离婚成功了”的离婚程序将被颠覆,离婚难易度将被根本性改变。

在离婚冷静期的热议背后,是“离婚”本质的改变。当下的“离婚”,不仅是一个情感问题,更是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甚至是制度问题。

离婚成本

500

民政部数据显示,从2003年起,我国离婚率连续15年上涨,由1987年的0.55‰上升为2017年的3.2‰。

如果将时间范围拉长,可以看见,从1985年至2002年,离婚率呈现一条平缓的直线,波动不大;自2003年起,离婚率呈现一条稳定、快速上升的直线,也是从2003年起,离婚率连续15年快速上涨。

从经济学角度看,这背后,折射出的是复杂的“离婚成本”问题。离婚成本高,离婚率低;离婚成本低,离婚率高。

以上世纪80、90年代甚至更早之前为例,中国的离婚率始终平稳又低。关键的原因就是:离婚成本高。

高在哪里?

高在五千年传统文化施加于“离婚”当事人的社会压力、道德压力、以及女性的经济生存压力。

东方文化,传统要素之一就是“耻感文化”。儒家和法家,都非常强调“知耻”的重要性。历来,“礼、义、廉、耻”并称为四德,五千年来都被当做为人处世的根本。而“离婚”,在传统文化中,都被视为“耻”的象征。老一辈人经常会讲一句话,“离婚?不怕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啊”,就是这一耻感文化的最形象反应。

因此,这一离婚成本的打破,首先在于耻感文化的打破、甚至是制度的打破。

500

1931年,“末代皇帝”溥仪的淑妃文绣,正式向法院起诉,要求与溥仪离婚,造成了轰动一时的“刀妃革命”。在这场轩然大波中,无法忽视的一个因素即是:“离婚”,开始与“进步”划上了等号。

饱读诗书的文绣从小接受教育,成年后,更接受了进步思想的洗礼:“现今是中华民国时代,法律上写着男女平等,而溥仪早已被撵出皇宫,是平民一个,不是什么‘皇上’了,他也得守法,平等待人。应该请个律师,同他离婚,索要抚养费。”正是这番思想,使文绣以一介女性的身份,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向曾经的皇室成员提出离婚。刀妃革命的离婚案,似一记警钟,敲响了蒙昧中的中国妇女。

事实上,在当时,刀妃革命正是“妇女解放”等进步思潮下的一个激烈标志。1919年,青年女子赵五贞因婚姻问题而死,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毛泽东在12天的时间里连续发表9篇文章,提出“最要紧的是婚姻命定说的打破,婚姻自由、恋爱自由的大潮接着便将泛滥于中国大陆”。

离婚问题从此成为“思想进步”的前沿阵地,被赋予了厚重复杂的制度色彩。

至现代,随着女性经济独立、经济地位的迅速崛起,更多的女性不仅从离婚的耻感文化中走了出来,更获得了离婚后的生存能力,这就使离婚的成本大大降低。民政部消息,在全国离婚纠纷一审审结案件中,73.4%的案件原告为女性。

因此,“离婚冷静期”所带来的全民热议,是有道理的。从成本角度看,离婚冷静期大大增加了时间成本、难度成本,总的来说,它使好不容易降低的离婚成本,又再一次上升了。

成本上升

500

那么,离婚成本的上升,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吗?

并不是。

事实上,在此之前,中国的离婚成本可以说是“世界最低”。纵观全世界,离婚的成本都很高,“离婚冷静期”是通行的一种做法。

比如,加拿大:婚姻破裂而且分居达一年者,才准许办理离婚手续,除非已有虐待等证据;

美国:普通离婚程序中,需要经过6个月的等候期之后,离婚手续才会办理完成,夫妻关系才可以终止;

英国:婚姻当事人一方或双方作出离婚声明后,须经过9个月的反省与考虑期后,如果离婚申请人和当事人都认为婚姻无法维持,则准许离婚;

韩国:申请离婚的夫妇如有子女,必须经过3个月的“熟虑期”,如无子女,则“熟虑期”为1个月。

12月25日,人民日报发起针对“离婚冷静期”的调查。截至12月27日,已有近20万网民参与投票,话题度和参与度都空前激烈。结果显示,55.2%的人不支持,28%的人选择支持,其余人士表示旁观。

问题显而易见。

为什么一个全世界通行的做法,在中国会遭到超过一半人、如此强烈的反对呢?

原因有二。

第一,“离婚冷静期”有与“人口政策”挂钩之嫌,女性反对“催生信号”。

在提倡“男女平等”的现代文明中,极其重要的一条就是,生育自由。生育对女性而言不再是“义务”,而是“权利”。而离婚冷静期,无疑使这一权利蒙上了阴影。

第二,婚姻中一旦出现严重的受害者,离婚冷静期可能会成为受害者的丧钟。

男女双方由于天然的力量不对等,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很容易成为暴力受害者。而婚姻制度中的一个矛盾点就在于,对“家庭纠纷”的难定义。

如果没有证据表明施暴行为具备主观故意性、行为持久性、目的控制性及后果严重性等四个条件,施暴行为就可被定性为“家庭纠纷”,严重性会大大降低。

红星新闻消息,2017年,被家暴的董女士在起诉离婚后,整整两年后才被准予离婚,期间多次遭遇丈夫的暴力威胁,一时成为社会热点话题。注意了,这还是没有设置离婚冷静期的情况,如果设置了离婚冷静期,像董女士的境遇,是否会更危险?值得所有人警惕。

那么,离婚冷静期是否毫无用处呢?也不尽然。

它被提出的初衷,是对婚姻的慎重态度。

已经结婚的、或者结过婚的人都知道,婚姻中最不讲什么?最不讲道理。在不犯法、不违反道德的情况下,往往不讲究讲道理的婚姻都差不到哪里去,揪着道理不放的十有八九会离。钢铁直男是失败婚姻的典型代表,老婆都怒火中烧了,他还能说“咱们应该讲道理”。老沈就想跟这类小兄弟说说了:你都不抱抱她道个歉,你还指望老婆跟你讲道理?做梦。嗓门一大,离就离了。

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会组成,因婚姻的日益儿戏化,正在有越来越浮躁的趋势。离婚冷静期的设计初衷,正是降低这种儿戏化、浮躁化。

不可否认,离婚冷静期是一把利剑。一旦出鞘,必将斩落些什么。

以四川安岳为例,2018年,四川安岳试水“登记离婚冷静期”5个月。结果显示,九成夫妻冷静后没离。效果可谓十分惊人!

值得人警惕的是,这九成结果的当中,离婚冷静期斩落的是婚姻的儿戏化、浮躁化,还是婚姻受害人的抗争机会、自救机会,值得整个社会深究、辨析。

实用主义

500

不可否认的是,在“结婚”“离婚”日益成为社会争论焦点的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婚姻不再仅仅是浪漫主义的产物,它更是实用主义的产物。

以美国社会为例,美国离婚率在2008到2016年下降了18%,主要归功于“80后”和“90后”的离婚率显著降低。起到关键作用的并不是离婚冷静期,而是晚婚晚育。

马里兰大学等诸多研究机构的研究表明,美国的婚姻正呈现出诸多新特征:比如,婚姻双方受教育程度更高、财务更稳定、已婚女性首次比未婚女性更可能拥有大学学历、婚姻双方更注重结婚所能带来的诸如社保和税收优惠等合法利益。

“越来越令婚姻稳固的,不是感情,而是利益和理性。”

这似乎是一个啼笑皆非的黑色幽默。

无论如何,历史的转折点似乎都已到来:在婚姻跳脱“传宗接代”的传统文化框架之后,随之而来的伦理、经济、制度问题,都给婚姻双方和社会制度制定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朋友们,您支持设立离婚冷静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