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

《下一站是幸福》:甜的背后五味俱全

2020-02-28 17:05


  前線抗疫情緒沉重,對於普通觀眾來說,或許看一部溫馨甜蜜的愛情劇集是緩解胸中郁郁之感的上佳選擇。而這可能正是劇集《下一站是幸福》各項數據表現突出的原因之一。《下一站是幸福》不僅在湖南衛視單頻道播出的收視率破1%,也為湖南台自有視頻App芒果TV的用戶拉新貢獻了不少力量﹔劇集在新浪微博上的數據也頗為搶眼,話題閱讀量超過150億、討論近700萬次。不過,如果把《下一站是幸福》所有的成績都歸功於“甜甜的戀愛”,未免失之片面。它還潛藏著一些現實中的人生百態、五味俱全。

  《下一站是幸福》原名“資深少女的初戀”,顧名思義,故事主線是圍繞女主人公賀繁星第一次戀愛的故事展開。賀繁星32歲,形貌、學歷、工作、家境都不錯,人生一路順風順水,唯一的遺憾是還沒有遇到渴望的愛情,經歷一次甜甜的戀愛成了這位“資深少女”的一大心願。賀繁星先后認識了兩個不錯的對象:22歲的元宋有朝氣、有才華,與賀繁星彼此喜歡,但十歲的年齡差距使賀繁星畏懼面對這份感情﹔37歲的葉鹿鳴事業有成,各方面的條件在大眾婚戀標准中完全配適賀繁星,只是賀對其少了些愛情的感覺。激情與現實,賀繁星該如何選擇?

  乍一看,這是一個沒有什麼深度的故事,相信也一定有觀眾不太能接受賀繁星“資深少女”的人設。但是這份不接受也許正是賀繁星這個角色存在的意義,因為這樣的人物設定背后暗藏著一個核心問題——32歲的女性,還有沒有權利保持自己一部分的少女心,還有沒有資格期待一份純粹的感情?當今社會的女性,特別是大都市女性的生活已經有了非常多不同的可能性。如果“到什麼時候做什麼事”的老道理不再是唯一的選擇,是否年輕也不該再以年齡作為單一標准,那麼賀繁星這類“資深少女”就不是孤例。創作者願意看到“資深少女”們存在的合理性、並以幽默積極的態度展示她們的生活,這也是《下一站是幸福》在立意上很正面的一點。盡管賀繁星一直懷有少女的單純,卻絕對不是什麼都不會的“傻白甜”。她在工作上有能力、在同事間有威信,正是強大的能力和內心,支撐著賀繁星們仍然能夠做自己想做的“資深少女”。

  同時,《下一站是幸福》也並非僅僅在講述賀繁星的戀愛選擇,愛情這條主線外,賀繁星還有很多諸如職場發展、家庭變故等人生的抉擇要面對。特別是父親被檢查出阿爾茲海默症后,賀繁星有“一夜長大”的無助感受,其實也從另一個側面比較真實地反映了“資深少女”看似輕鬆恣意的生活背后,不足為外人道的辛酸。這些內容,也延展了劇集內涵的范圍和深度。

  在女主人公賀繁星的三角戀愛之外,《下一站是幸福》中一眾配角的故事線甚至更有看頭。創作者通過設置這些形形色色的配角,也試圖讓不同的價值觀念在紛繁的眾生相下相互碰撞。

  比如,同樣是年齡差距懸殊的戀愛,賀繁星的龍鳳胎弟弟賀燦陽和自己學生蔡敏敏的交往似乎就不那麼讓人難以接受。在賀燦陽工作調動、二人不再是師生關系之后,戀情的阻礙更多來自於家庭內部父母的反對。而賀家偏疼女兒的父母,看起來更像是劇作對觀眾們有意為之的提醒和強調——如此開明不重男輕女的家庭是非常難得的,現實生活中的“賀繁星”們可能並不會如劇集中一般擁有最堅實的后盾﹔由於還要面對摯愛雙親的壓力,她們在堅持自己那一分小倔強的時候,也是更值得尊重的。

  《下一站是幸福》中賀繁星的兩個閨蜜宋雪和楊小雨,同樣也映射著同年齡段女性在選擇不同的人生軌跡后的生活狀態。宋雪是大學老師,十分有主見,和男朋友交往十年一直堅持丁克﹔楊小雨向往家庭,大學畢業就結婚生子做了家庭主婦,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當發現楊小雨的丈夫在她懷孕期間出軌的証據時,賀繁星和宋雪的態度是強烈希望楊小雨離婚,而走進婚姻多年的楊小雨第一反應卻是要為孩子進行挽救。三個閨蜜第一次吵翻,與其說是為分辨道理,不如說是劇集借著人物之口,暗暗表達“現實生活並無對錯之分”的感嘆。

  此外,賀繁星的同事叢笑和常歡對愛情與面包的糾結,以及賀家父母感懷他們那一輩在繁星的年齡早已上有老下有小的時代差異等等,都是劇集中關於價值觀的討論。《下一站是幸福》對這種價值討論很好的處理方式是:都是在主線劇情中輕描淡寫地一帶而過,自然而然地點到為止,反而給了觀眾更多思考的空間。還有一點值得稱道的是:全劇從來沒有把家庭與愛情放在價值的對立面上,即便對於世俗准則下看起來並不是十分登對的情侶,家庭也給予了很大程度的寬容與支持。元宋的繼母吳美音會做繼子的戀愛顧問,元宋的父親不惜因為兒子戀愛失敗和老友葉鹿鳴絕交,叢笑常歡最后的定情也有常歡母親背后的神助攻……同類劇集中為了沖突而沖突、稍有不慎就陷入刻意激化矛盾的非理性敘事方式,《下一站是幸福》通通沒有。有些情節的設計也許難免有點夸張,但整體的價值觀念卻很難得地非常成熟、大氣。

  當然,考慮到常規的創作規律和觀眾的收視心理,《下一站是幸福》還是以一個極為圓滿的結局收束。賀繁星和葉鹿鳴做回朋友,選擇了自己真心所愛的小男友元宋﹔賀燦陽和蔡敏敏繼續談著戀愛,並沒有如不看好他們的外界預測的那樣三個月就分手﹔意外懷孕的宋雪得到了丁克男友的諒解,二人結婚﹔楊小雨不再懦弱,大方瀟洒地向出軌的丈夫提出離婚……這大團圓式的happy ending,對於並不以表現或批判現實為第一要務的劇集來說,當然也無可厚非。

  不過,作為觀眾,我們或許可以稍微提高一些要求和期待。除了《下一站是幸福》結尾講的那種“願你生命中有陽光、懷中有玫瑰,願有屋檐讓你躲過風雨,願時光眷顧你,願你是永遠的少女”的幸福以外,可能有一天,我們的劇集創作也不必非得給每一個“資深少女”都安排一段天時地利人和的戀愛,而是能夠肯定獨身的生活也可以赤誠、熱烈、樂觀,肯定年輕女性有能力在生活的每一個選擇中都遵從內心,並因此獲取幸福。也許到那時,“下一站”的幸福,將擁抱更多元、更百花齊放的美好願景。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